金色年华
【通知】新程序启用,请老会员登录并修改头像,新会员注册请点击“用微信账号登录”,具体方法点击此公告。2017前程序将仅供浏览,域名50.shart.cn,如果打开异常请清理缓存或换个浏览器。
查看: 360|回复: 1

酒桌上的风波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8-5-8 18: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酒桌上的风波

酒这个东西,特别怪异。没有不行,多了过了高了急了大了深了,结果醉了,更是不行。
半大两天生没有酒量,年轻时在兵团喝酒,一两白酒就服服帖帖,两瓶啤酒就趴炕不起。他平生最羡慕的是两个人一瓶白酒,谁也不推让,同时张口:“均了。”
无酒不成席。频频地喝这个东西,半大两也慢慢地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宾客们一落座,往往都躲着白酒。能喝几口的爱喝几口想喝几口的人,很城府地推脱谦让,为的是后发制人。提前暴露火力,容易被别人撂倒。半大两则不然,主动地举起三钱量的小酒杯:“诸位,我先打一圈。”先是姿态有了,气势有了,形象也就有了。然后挨个敬酒,每个人都送上一两句得体的亲热的滚烫的酒辞。然后仰脖一倒,嘴里嘶啦一声。还真象那么回事。
稍后,他煞有介事地催促那些后发制人的酒友:“我下去一多半儿了,你追几口。”能喝的爱喝的想喝的宾客,也就情愿地喝开了。不管七八人,还是两桌三桌,半大两都能应付。如果宾客酒友们还不尽兴,半大两后续手段就开始耍奸。他满脸通红,喘着粗气,似喝非喝的样子。故意向人们显示,喝得太实诚,已经不胜酒力。当有酒量的人回敬他时,他满脸惶恐:“我喝急了。缓缓?抿一口?行嘛?”十有八九都不怪罪他。真有不饶他的,他也是把酒含在嘴里,然后瞬时顺势一扭头,酒顺着嘴角吐在衬衣领上。还真把别人唬住了。
第三阶段,半大两开始转移注意力,说俗话,讲荤段子。他曾经讲过“小母牛”、“小黑驴”、“大金鱼”三大系列。还有东北的什么“四大红”、“四大绿”、“四大白”、“四大黑”、“四大累”、“四大乐”等等。讲过高潮之后,他就攥住雅间里的“卡拉OK”的话筒不撒手,边唱边扭,边歌边舞。脸上挂满了醉意,同时散发出浑身的酒气。
不管是他请客,还是别人请他,最后他总是第一个站起来说:“就这意思了,散了吧。”
几年下来,半大两多则半斤,少则三两,还真没有因酒而吐过。酒后总是兴奋不已,或打麻将,或唱歌,或下棋。即使一个人回到家里,也是按捺不住地洗衣服,擦地板,拾掇家务。象卓别林似的,手脚停不住了。
都说酒不是练出来的,是身体中的一种叫酶的物质起作用。半大两却疑惑了,我这不是练出来了吗?还真是,从当老板开始,他每天都离不开酒了。他的妻子几乎每天都在劝他,半大两把妻子的话权当耳旁风:“男人哪能不喝酒?”
中秋节那天,半大两接到了周厂长的电话:“你在忙什么呢?明天晚上约几个朋友聚聚,不用你结帐。”半大两没有忘记周厂长当年拔刀相助,赶紧答应:“我安排地方,还是去‘皇家阿鱼鲍大酒店’吧。”
天津人的收入水平在全国不算一流,但天津的餐饮业却跑在了各大城市的前头。10年来半大两吃遍了天津市的名店名楼,陪着客户和朋友们品尝过各种名菜名品。南来北往的兵团战友到了天津,他都领到时尚的大饭店聚会。兵团战友看到半大两既细致周到,又洒洒大方,无不啧啧称赞道:“我们的连长,能文能武,有情有义!”
那时期,半大两每天都在呼朋唤友,三天一小席,五天一大宴。他拿出公司毛利润的一多半,都换成了一摞摞的饭费发票。会计出纳天天发愁,却也无计可施。
半大两如约而至。落座后心里却敲起了小鼓,周厂长约来的朋友都是吃喝圈里的“名票”。没有万八千儿的人民币,恐怕迈不出去“皇家酒店”,尤其是“旧金山”这个雅间的门槛了。
周厂长又魁梧,又富态,此时满面春风:“最近我有好事儿,上调集团公司当三把手。几位为我高兴高兴,喝个一醉方休如何?”半大两言不由衷,却也是情不自禁:“太好了,我安排。服务员,拿菜单来。”
“旧金山”雅间的领班蔡小姐笑吟吟地凑过来:“您可有日子没来了。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说您是大好人,都想您呐。”半大两听着入耳,索性吩咐道:“你看着安排吧。都要山珍海味,按最高标准办。”蔡小姐又笑吟吟地飘走了:“您呐,放心吧。”
怎么能放心呢?半大两看着端上来的大龙虾、皇帝蟹、象牙蚌、南美洲深海里的鱼,还有每人一例的阿鱼鲍和鱼翅,他心里叫苦不迭:“蔡小姐呵,我以前待你不薄,今儿可别往火坑里推我啊。”
周厂长龙颜大悦:“你还是当年的风格,我没看错朋友。爽,我先干一个!”
那是价值上千元的15年的茅台酒,一杯足有三两。周厂长一带头,整桌人马就两瓶酒下肚了。蔡小姐又捧来了四瓶,好在周厂长发话了:“干头一杯酒,算是喝个开幕词,后面可要慢慢喝。”每个人半斤酒灌下去,溢出了千言万语。
粱老板承前启后:“祝老哥哥高升,敬一口?”
张老总紧随其后:“您权利大了,今后多关照,弄一口?”
罗经理不甘落后:“您管辖的面宽了,让我也沾沾光,整一口?”
李处长继往开来:“我是个穷单位,您赞助一把,啁一口?”
麻队长趁势而上:“您给安排个人,行不?焖一口?”
周厂长“哈哈”、“好好”、“行行”地应接不暇,左一口右一口地喝个不停。
半大两陪了几大口,只觉得头往上顶,心往下坠。他忘了“抿一口?”或“缓一口?”,而跟着敬一口、弄一口、整一口、啁一口、焖一口,甚至旋一口起来。他忘了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乱了方寸和节奏。好在他心里还有一丝明白:“既然这些人都有求于周厂长?凭什么我结帐?”
麻队长这时凑到半大两跟前:“烦周厂长安排个人,您也给,美言两句。我看出来了,你们的,交情深。事成后,我,我补上,一顿。”
半大两心里一闪亮:“今儿你买单,不是,不是更好吗?”麻队长顺水推舟:“这个面子给我?太,太好了,”随即向全桌宣布,“今天这,顿,大酒,我,我请了!”
半大两心里有些敞亮了,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外走,嘴里嘟囔着:“就这意思了,散了吧。”麻队长忽然明白了:“你,你往,哪去?”
半大两随着一个酒嗝儿喷出去:“我,我还得赶场。”麻队长嘴角一咧,眼皮一翻:“你赶,什么场?你不是暗渡,陈,仓,吧?”
半大两虽然两眼朦胧,却也听出了话音:“你,什么意思?”麻队长嘴角一翘,眼皮一合:“瘦驴,拉,拉不出来,硬屎呗!”
半大两把手里的酒杯一扔:“你,你说嘛?再说,一遍?我扇你!”麻队长毫不含糊,酒杯一摔:“你敢?我,抽你!”
“我,踹你!”
“我,揍你!
“我,撤你!”
“我,掴你!”
“我,我操你妈!”半大两一下子扑了过去,明明揪住了麻队长的脖领,一个趔趄,自己却摔在了地上。麻队长回了一拳头,也抡空了,砸在了墙上。哎呦一声,也倒在了地上。周厂长早已瘫软在硬木椅子上。其他人东倒西歪,干瞪眼,没有一人能上来劝架。
蔡小姐不再笑吟吟地,而是急火火地跑去找大堂经理:“不好了,‘旧金山’闹杂儿了!”
半大两被人送回到家中,妻子见他那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又心疼又恼火:“这不成了现世报了嘛!这不是糟改人嘛!这不是缺了大德嘛!啊?!”半大两望着妻子怒目而视的样子,欲再瞪一次眼,却干瞪眼说不出话来。索性一头扎到沙发上,不停地哼哼起来。
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
                          2006,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18-5-12 11: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8-5-12 11:28 编辑

“酒这个东西,特别怪异。没有不行,多了过了高了急了大了深了,结果醉了,更是不行。”总结到位。


30.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