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知青|文艺|战友|论坛|兵团|网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重要通知】《2018狗年第九届知青网络春节联欢晚会》活动方案已经公布
查看: 457|回复: 1

离开北京的日子(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6 15: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69年的8月16日,是我们69届初中毕业生奔赴东北兵团的日子。48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那时的我们,虽然单纯,虽然幼稚,但也在血雨腥风中早早地尝到了“愁滋味”。对我来说,离开北京,到边疆去,既是无奈之举,又是主动之举,因为那几乎是我当年最好的出路了。时光荏苒,那些刻进脑海的回忆,每年都不止一次地闪现。8月16日又要到了,翻出十年前写的回忆,来再次纪念这个人生的里程碑。

     1969年初,上山下乡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继66届的学生分配以后,67届、68届也开始了毕业分配,他们的方向,大多是去陕西和山西插队。
       我对那种生活充满了热切的渴望,这其中有各种不同的成分。
       首先是受了那些十二三岁时读的小说的影响:“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那是多么充满情趣的垦荒生活!苏联小说《勇敢》中共青团员在冰风雪雨中开发远东边疆,建设共青团城的故事;《军队的女儿》中那滚滚的麦浪和神气的康拜因……,都是我从小就向往的。
      其次是对所处环境的逃避。当时所谓的“地富反坏”子女被称作是“可教育好的子女”,可我们这些“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出身的孩子,连“可教育好”的名分也没有,真是一种不清不白的身份。到处都有声音在告诉我:你要和自己的家庭“划清界限”,但我不知道,对于从小就教育我做人要诚实要善良要忠厚的父母,我要如何和他们划清界限。
      记得我上小学一年纪的时候,一天,我在自己的课桌里发现了一块软橡皮。当时一般的橡皮是二分钱一块,很硬,不好用。所以这块软软的橡皮让我喜欢得不行。放学回到家里,母亲发现了这个不属于我的东西,问清楚原因后,领着我找到老师家(幸亏离得不算太远),让我亲口告诉老师:这块橡皮不是我的,并亲手把橡皮交到老师手里。这件事导致的结果是从7岁到现在,我没有拿过任何不属于我的东西,包括单位的信纸。
       我真的不知道怎样和这样教育我的家庭“划清界限”,可是身边有人不断地告诫你,不“划清界限”在政治上就不能进步。记得我们班里开过一次班会,内容就是一位女同学讲她怎样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父母“划清界限”的心得。我听着,心里充满了矛盾和痛苦。这种日子对我来说太艰难了,15岁的孩子无法解决这样的矛盾,也许离开这样的环境和生活是一个好的选择。
      再次是我渴望成为和大家一样的人。虽然不知道怎样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父母划清界限,但我希望自己不要做“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了。而“你要让群众了解你,你要和群众打成一片,你就要脱胎换骨地改造自己”。我真的希望自己能脱胎换骨成为“工农兵”的一员。这个念头在我希望出走的理由中几乎和我的垦荒热情占同样的分量。
      大概是8月初吧,终于轮到分配我们这届了。去向是三个:云南兵团、内蒙兵团、东北兵团,所谓“连锅端”,没有留京的名额。全家开始了紧急的商议——我报名去哪里。如果去云南,有个优越的条件,就是我的伯父在昆明,无论如何也算有人照顾。但是又想,云南天气潮湿,也可能要种水稻,对于女孩子来说总在水里泡着对身体不好;内蒙呢?风沙太大,土地贫瘠,太艰苦了,父母坚决反对;看来最好的地方就是黑龙江了,虽然是高寒地区,但是土地肥沃,好种庄稼,而且那样冷的地方肯定不会种水稻的(现在想起来,都不知道当时是根据什么下的断语,这都叫什么标准呀)。我自己也想去黑龙江,如果有新疆我肯定也会去,因为符合我的幻想。但是,由于当时黑龙江正处于“反修”前哨,政治条件也是相对高的,我这样的出身,能得到批准吗?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报了两个志愿,第一是黑龙江,第二是云南。最终能去哪,只能听天由命了。

      终于要公布分配方案了,家里的空气紧张起来。母亲早已腾空了一只大木箱,换洗的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不时地装进去,只是越冬的衣服没法准备,因为还不知道我是去东北还是去云南。
      这天上午,学校召开了69届的毕业分配大会。几位来自云南、内蒙和黑龙江兵团的代表向大家各自介绍了本地的情况,然后学校公布分配名单。我屏住呼吸听着——有我!去东北兵团的名单里有我!我高兴极了,心情也变得十分舒畅。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个毕业方向的问题,要知道虽然都是兵团,但东北是“反修前哨”,是个随时可能会爆发战争的地方,而且听说,那里的兵团战士是拿枪的,去那儿就象参军一样。如果我被批准去那里,就证明我家里的政治问题没那么严重,至少我没有被歧视。这无异于一次政治解放。
      现在回忆起这些,觉得那些想法真是不可思议。可在那个年代,这些可悲又可笑的感受是切切实实的。
      我飞快地跑回家,母亲已经向学校请了假在家等候着我的消息。她听到我被批准去东北兵团,脸上一下就有了光彩,马上骑上自行车,去商店给我买绒衣绒裤。然后打电话告诉正在单位被“审查”的父亲,要知道,这个消息对他也有政治意义。
      两天以后,我和同学到派出所去销户口。一个同学拿着户口本居然哭了。对这样软弱的表现我很不屑,我想我们的眼前马上就是一片广阔的天地,这样的哭哭啼啼怎么能够大有作为!于是没心没肺的我毫不犹豫地用两毛钱(?)销掉了我的北京户口。
      接下来的日子,是在兴奋和激动中度过的。离我的垦荒梦越来越近,我简直每天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在西藏支边的大表姐回家探亲路过北京,知道我要离开家了,就精心地做了一顿地道的四川担担面(她是四川人)。买来的切面用水煮得断生,然后拌上熟的花生油,用筷子不断地挑动晾凉,再拌上作料吃。什么麻酱、辣椒油、花椒油、鲜姜末、榨菜末、川冬菜、花生碎、白糖等等小碟小碗在桌上摆了一片。吃得我们嘴里“吸溜吸溜”地喊“辣”,又喊“香”!
      大表姐笑眯眯地问:好吃吗?——好吃!爱吃吗?——爱吃!好,爱吃就还给你做!
      就这样,离开北京的前一周,几乎每天一顿香辣可口的担担面。写到这里,我突然明白,在西藏支边多年的大表姐,其实最知道离家的滋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7 22: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48年,弹指一挥间!随着下乡纪念日的临近,乐版再次重温那些难忘记忆。质朴文字、真情讲述,引发共鸣。当年乐版身为69届学生,虽然年纪小却热情高涨,尽管历经文革所谓唯成分论的不公却依然心怀大志,志在边疆!
    谢谢乐版精彩回忆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站点统计|手机版|本网由中国918爱国网提供免费空间和技术支持 ( 沪ICP备05012664号-3/-9 )
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

GMT+8, 2017-11-19 05:32 , Processed in 0.17742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yeei!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