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 ❤❤❤
查看: 4890|回复: 1

[视频]高云凌诗文作品朗诵会(手机版)

[复制链接]

141

主题

365

帖子

450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01
发表于 2018-11-27 11: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50周年
上海知青原创诗文朗诵会系列
最是橘黄橙绿时——黑龙江知青高云凌诗文作品朗诵会


主持人 刘秋妹  陈振为

[录像]高云凌诗文作品朗诵会 上 请点击欣赏

[录像]高云凌诗文作品朗诵会 下 请点击欣赏

演出
上海诗剧社
指导
上海市民诗歌节组委会办公室
主办
上海教育报刊总社
上海诗剧社
/上海知青朗诵团
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老辰光网
知青文艺网/金色年华知青网
承办
东方教育时报

工作人员
策划/导演 高云凌
音编/音控  吴祖康
舞台监督 王家忠
剧务 隋  虎
摄像 周建新 陈正毅
非编 吴祖康
摄影 王明杰 吴  铮

作者 高云凌.JPG

【作者简介】
高云凌  笔名 东方文姝  女 50后  黑龙江依兰人  插过队,当过教师,政工师,工程技术人员,支边黑河市建设30年,中共党龄40多年, 在党委岗位上退休。自由撰稿人。
黑龙江省作协以及上海市作协会员  
黑龙江省戏剧家协会 编剧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中国国际报告文学学会会员
中国<山海经>研究会(筹备会)副秘书长
中国伏羲文化研究会会员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社科院满族研究会会员
国际汉学专家委员会高级研究员
逗苗影视传媒(上海)有限公司编剧
哈尔滨市<北国旅游>杂志 卷首语特约作家

公益志愿者兼职:
中国国际报告文学学会弘扬长征精神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文学院院长
中国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常务理事
上海诗社联盟理事
上海市徐汇区文化馆戏剧团团长   
上海诗剧社掌门
上海知青朗诵团团长
上海知青诗社社长
上海知青作家学会秘书长
上海市外滩话剧团团长
汉唐浦东书院副院长上海华恒文化促进中心顾问
上海徽府艺术总顾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1

主题

365

帖子

450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01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21: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是橙黄橘绿时——高云凌诗文作品朗诵会后记
高云凌


     今天是大年三十,除夕了。我想对我的那场诗歌朗诵会说点什么,顺便说开去,今天,我想说,我是怎么写诗的。
     2018年11月24日(周六)下午2:00在上海诗社联盟的支持下,上海市民诗歌节组委会办公室指导,上海教育报刊总社主办,东方教育时报承办;上海诗剧社知青文艺网金色年华网老辰光网、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协办的“最是橙黄橘绿时”高云凌诗文作品朗诵会,在上海市徐汇区中山南二路151号上海教育报业大楼一楼“海上市民诗歌馆”举办。
     宋代诗人苏轼有一首诗《赠刘景文》: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我感觉拿来做的我诗文作品朗诵会很合适。就算是感觉良好吧。
  “最是橙黄橘绿时”是为题。。
  上海诗社联盟制作的喷绘背景一枝秋叶横斜。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
  上午10:00剧社演员就都陆续到达,隋虎拖着沉重耳麦发射机设备,匆匆从北蔡赶来,为大家合乐。没有隋虎的付出,这场朗诵会不能进行。
  整个一天,上海诗社联盟的负责人、上图朗诵团团长沈荣明老师都在忙忙碌碌地劳作;他来来回回搬了100多把椅子,布置会场,为演员打水,备午餐,音响,期间 还要赶到二楼开会,我们在他劳累的时候,享受了他细致周到的服务,备受宠爱之余,心里过意不去。
  我耿耿于怀感恩的不仅是上海诗社联盟沈荣明老师,没有他的重视和扶持,没有这场朗诵会。还有这一场上海诗剧社有30多位演员全力以赴,盛装亮相录播。还有为了帮我主持节目,宜昌电视台的主持人刘秋妹,特意从宜昌赶回来;长久不参加活动的陈振为夫妻,友情出演的首届中华诵读大赛全国总决赛“中国十佳诵读新秀”,首届中华诵读大赛全国总决赛“最美声音奖”的林沙;上海文广集团上海广播电视台资深新闻主播一级播音员韩大旭,都放下自己的工作来帮我朗诵。还有提前从香港从欧州赶回来的李爱云王文菁等老师,我感动无语。
   诗歌不是很好选,平常写的东西多,电脑里面到处都是,千余首一时半晌翻不齐全。
   最后确定前半场是17首纯粹的诗,上17位朗诵员,后半场是大型诗剧《上海轶事》的选场和片段,上13位演员。音响音控则是隋虎吴祖康,摄像陈正毅和周建新2台设备,也有逊克知青蔡建明读书会的摄像机。
   第一篇年年雪飘,在每年的贺年诗中选了招聘词等4首诙谐有趣的作品。
   第二篇岁岁花香中,选了散歌6首
   第三篇步步回首中,装进了美文《雪在远方等我》等8篇。
   第四篇卷卷流芳中,选了大型诗剧《上海轶事》片段和选场。《上海轶事》刚刚排练,还没有完成,登台片段,一是为了感谢上海诗歌节组委会这两年来对上海诗剧社的重视和关注;二是向东方教育时报的老师们汇报,请检验关于诗剧探索的成果。也是上海诗剧社的演员们对我的宠爱和安慰。
   以前,上海诗剧社演出的原创作品,多半都出自我的手,但是名正言顺提到开专场朗诵会,我这也是第一次。就这第一次,我敢说,这一场朗诵会,是上海诗剧社最强的阵容。我知道,剧社的朗诵员,是多么的喜欢朗诵我的作品,多么的喜欢到台上展示自己的风采。
   有人问我,从何时写诗?其实这个问题也好回答。第一是遗传基因,我继承了父母亲的聪慧和文采,第二是演出实践创作。
   1966年我刚刚小学毕业,考上初中3个月,文革的冲击波就把我们冲回了家。当地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就把我弄去,做报幕员和独唱演员。那时候,毛主席指示发下来,我们每个人都背着三横两竖的小行李,连夜出发,送毛泽东思想到偏远生产大队演出,很受贫下中农的欢迎。小丫头一边走一边编写对口词和三句半,到了地方,马上就开始演出了,这大概就是诗歌的初创吧。能够活跃在舞台上表演,因为我这个小丫头片子的嗓子被柳树还要高还要细,表演毛主席诗词的舞蹈跳得很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宋家林来寻找好节目,我被选上到县评剧团和文化馆培训。当时录了我《翻身道情》这首歌,还有一个我创作的表演唱。唱的是人民公社八大员,唱词忘记了,曲调还记得,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洋洋得意。我得到的礼品是宋老师给我两枚有机玻璃毛主席纪念章,后来被一个同学偷去,想起来就郁闷,此后一直都没有理睬过她。
  没两年,我练得可以用仿宋体刻钢板,出诗册子,画漫画,编表演唱,还能作曲,出口成词,提笔成章,能写能画,能唱能跳,江南小才女,就这样出名了。从那时候起,到现在,基本就没有离开过业余表演的舞台。所谓的“诗”也就源源不断了,这叫实践出真知。
  文革后期,学习小靳庄,农民被要求人人都会写诗,我被宣传队派去帮助农民搞诗歌创作,这大概是又一轮的诗歌创作的缘起。我曾经开玩笑说:孔子有72贤人,我有弟子3千。
  这一时期的文字都没有留下来,模模糊糊的印象就是一些顺口溜罢了。因为我爸是铁杆走资派,我妈是销毁文字的“南霸天”。多少遗憾,都像做梦一样,从记忆中溜走了。
  家里老书多,上小学前,识字早,我已经能把《红楼梦》《西游记》《镜花缘》之类的旧体字书啃下来,书读的多了,脑子里受益的东西就积累得厚重。派用场的时候,词汇会滔滔不绝地涌现出来,这叫厚积薄发吧。
   我写诗,不是故意而为之,基本是实用性很强。想写,提笔就写,写了上句,下句就来。我不写格律诗,我认为格律诗受限制。因此,我的诗歌几乎全部是自由体抒情诗歌,或者说,受时代影响和工作需要,数量最多的是可以用于朗诵的红色主旋律。
  我写诗,不是应景,是有感而发,一气呵成。有时候心情好,兴致浓,快活了,一会儿一首,一天的工作之余,可以弄出多首来。由自己撰稿、摄制、配音、完成制作的企业电视专题片《碾金碎银黑水边》等15部企业文化电视专题片以及文学作品《白桦林》《鞑子香》等在黑龙江省黑河市获得多种奖励和播放。曾经创作过企业歌曲37首在国有粮食企业传唱。
   一部42万字的小说《鄂伦春山神》,我在不到一个月就完成了。一部50多篇散文集《回眸芳草地》,一个月就突击完成。一部26万字的小说《踏花归去马蹄香》,16天就完成了。一部16万字的纪实报告文学《明清那些太子们》20天完成,至于小诗歌,玩儿似的。
   我写诗,绝对不赶时尚,对于这个流派,那个风格,也不去参与研究,我行我素,算自由主义分子,也不会去敷衍趋势,不会喜欢任何一位诗家。也不赞成剧社的朗诵员去反反复复朗诵别人嚼过的馍。我鼓励身边的朋友们自己写,哪怕不像诗歌。顺口溜打油诗也算“诗”,谁还没有过开端呢。
  舞台编剧我用诗歌和诗词写作的手法。1998年,我创作了大型11场歌剧《王肃》,一边写一边哭。这一年黑龙江省文化厅戏工室因为这部戏,为我而来,戏剧研讨会落到黑河开。同时黑河市市委宣传部、黑河市文化局为扶持当地戏剧的繁荣,出面为我请了一位国家一级编剧,专门指导我写戏,给予我极大的鼓励:写戏的常有,但是能写诗剧的唯一仅有,从而我用诗写戏的趋势一发不可收拾:
  诗剧《靺鞨梨花》、诗剧《雪山女神》、诗剧《黑龙的传说》、《朝阳山三支队》,都是这一时期的作品。此后诗剧《还情》、诗剧《承诺的重量》、大型无场次写意话剧纪念抗美援朝《风过白桦林》、《沉淀的烽烟》都陆续刊登在《戏剧家》杂志上。大写意诗剧《让我们记住那个年代》、诗剧《红雨伞红飘带》、舞剧《红雨伞红飘带》三部同题诗剧与歌舞剧,先后创作出来。
  到上海以后,诗剧《泰坦尼克号的故事》、诗剧《国殇》诗剧《开国领袖和知识青年》、诗剧《太后下课》、诗剧《蓝盾日记》、《百年职业教育梦》、以及写意诗小品《人鸟低飞》《苏州河女神等》、诗剧《炎帝的女儿》,陆续创作出来。
  而《靺鞨梨花》的创作,则让我的创作作品,达到了巅峰。 2005年,这部诗剧被黑龙江省首届戏剧作品评选一等奖,也奠定了我哈尔滨市文化馆第二批口头文化遗产萨满舞的传承人基础。
  在我的戏剧创作路上,我永远都感恩铭记着4位推动我前行的师长:他们是当时黑河市的文联主席索久林、黑河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夏重伟、文化局长潘忠林、黑龙江省文化厅戏工室主任著名的军旅作家闫岞义,以及省市两级文化部门的培养关注与呵护,没有他们4位的扶持,没有我的今天。
  来上海以后,大型话剧《徐光启》系列、《电缆轶事》、《上海辛亥革命》系列、《A角红舞鞋》《霞姑与润之》《红军草》《公主归来》多部话剧以及小品等,也都是风格类似泼墨写意画,诗意浓浓。之后是有儿童电影《星星的港湾》《守望桃花的孩子》等。长篇多部红色电视剧:《红星绝爱》《新24孝》《少儿孝爱成语故事》《反腐倡廉成语故事》作品等不断创作出来。
  主旋律组诗电视系列片《国殇》、《淞沪抗战》、《红军的神话》、《血洒湘江》、《纪念东北光复》(每组12-20首),全球首家纪念甲午海战的诗歌朗诵系列视频等在多家网络平台播放,也是在这个期间完成的。
  由于我个人过于善良和愚蠢,忽略对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对居心叵测的文贼没有防范,先后有诗剧《高高的兴安岭》、诗剧《太后下课》被侵权剽窃。特别是话剧《徐光启》、长篇小说《那嘎里的额娘》被侵权与剽窃,不仅仅是经济上受到了巨大的损失,而且精神上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心里在想,如果我还是在黑河,有老师们和法律的保护,还会被人欺负到这个地步吗?因此,心里对可耻之徒憎恨非常。阅人无数,仍然是吃亏多多。
  我创作的一些诗剧话剧作品,包括影视作品,《那年冬天》《东北老爷们》《边关雪飘飘》都是在黑河工作的业余时间,早起贪黑超强的劳动负荷下完成的,真的是心血结晶。每天3点钟左右起来,扛着刀剑,跑到黑龙江畔迎接第一缕霞光;下班晚饭之后,就开始伏案写作,披头散发写到半夜凌晨,睡觉的时间很少的。只管耕耘,不问收获,超负荷,超强度,超速度,坚持,坚定,坚守,多少年都是一个疯狂创作状态。不是说一说那么容易。
  又是一年农历翻篇了,但愿好人有好日子,不要再当蠢猪。
  写诗,不当日子过;写诗,全看心性的高洁!
  从一场朗诵会说到,其实是:日光之下皆覆辙,月光之下皆旧梦!
  
  2019年2月4日星期一除夕日8:37上海鹤沙航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